张在衡

胡适还是鲁迅? | 胡适先生逝世55周年纪念特稿 胡适还是鲁性功能完全丧失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??作者:网络布线 ??来源:快递??查看:??评论:0
内容摘要:  我自从在监狱里得了附睾结核,胡适还是鲁性功能完全丧失。监狱里的犯人闹滑精、胡适还是鲁手淫,我全没 有。出来后也不想再结婚成家,当一辈子人间高僧吧。后来碰到一个离了婚的女人。我公开 说,我这方面不行了,没料到她说,她以前生孩子难产,腹腔发炎,动手术把女同志烂七八 糟那些器官全摘完了,也没这方面要求。我们就结合了。两人都没这种需要,谁也不惹谁, 相安无事,互相照顾,反而更是谁也离不开谁。这才真正进入了无欲境界。也叫做天生的一 对儿,不,认真点说,应该叫做后天的一对儿。

  我自从在监狱里得了附睾结核,胡适还是鲁性功能完全丧失。监狱里的犯人闹滑精、胡适还是鲁手淫,我全没 有。出来后也不想再结婚成家,当一辈子人间高僧吧。后来碰到一个离了婚的女人。我公开 说,我这方面不行了,没料到她说,她以前生孩子难产,腹腔发炎,动手术把女同志烂七八 糟那些器官全摘完了,也没这方面要求。我们就结合了。两人都没这种需要,谁也不惹谁, 相安无事,互相照顾,反而更是谁也离不开谁。这才真正进入了无欲境界。也叫做天生的一 对儿,不,认真点说,应该叫做后天的一对儿。

“老人家!迅胡适先生您说我拿您怎么办?我一家人没吃没住,迅胡适先生把您供在哪儿呢?您又掉个耳朵, 要是他们说是我故意敲的,我一家人不就更惨了吗?您呀,您说我咋办呀?”“那段时间,逝世55周他们为了给我增加压力,逝世55周把我当作反革命,当作真正的囚犯关起来,不准 我和爸爸妈妈见面,倒是很少打我,但常饿我。每天提审一次,随后他们好像没招儿了,就 把我弄到市委大院批斗,也挂上牌子,戴高帽,帽子上写着‘现行反革命×’。还在我的 名字上打上‘叉’。那天给我的印象很乱;围了许多人喊口号。我一眼在人群里看见妈妈, 她睁大眼睛全是泪水,头发很乱,我大叫一声:”妈——‘就昏倒了。后来放出来,妈妈 说,那天她并不在场,倒是通知她必须去参加我的批斗会,可是她心脏病突然发作,没去。

胡适还是鲁迅? | 胡适先生逝世55周年纪念特稿

年纪念特稿“你到哪儿去?”“我不知道我怎么办。”我说。胡适还是鲁“你的发报机呢?”我说:“扔进河里了。”“你的情况我早听说了。你主要任务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,迅胡适先生捎带办一所中学,自己去 动员学生。”

胡适还是鲁迅? | 胡适先生逝世55周年纪念特稿

“你的申诉材料收悉,逝世55周经本院复查,根据你所犯罪的主要事实,处理得当,对你的申 诉,予以驳回。”年纪念特稿“你弟弟回来了。”

胡适还是鲁迅? | 胡适先生逝世55周年纪念特稿

“你对他老人家应该笑,胡适还是鲁还是应该哭!”“当然应该笑了。”“好,你笑吧!我们看看 是真还是假的!”

“你放心,迅胡适先生我们没什么事,弄清楚就回来,你要相信政策。”老钱的骨灰盒,逝世55周我们找了几个地方才找到。当时处理这事很草率,逝世55周当事人都忘了放在哪 儿。现在我们把它换了个讲究的盒子,存放在殡仪馆里。每年清明节和十二月十七日——他 遇难的日子,我们全家人去一次。阴历正月十六——他的生日那天,我单独去。我们从不烧 纸,只是看看。在人间得不到幸福,还能去哪里得到?

老钱的罪名,年纪念特稿说是参加刘工程师家的“裴多菲俱乐部”。要是听他们说,年纪念特稿刘工程师家真 好像有个暗藏的搞破坏的组织,其实哪里是那样,我也常去那儿玩呀。老实说,胡适还是鲁我能承受这种贱民生活,胡适还是鲁又是为了我的爱人。她大我六岁,我俩没有孩子。她 家庭出身好,一直是组织培养对象。在我划成右派后,人热劝她弃我另嫁。但她理也没理, 多少年来只靠着她那几十块钱养育我父母,贴补我,一切怨言怨语全部没有。每隔一周,是 GG农场允许探望的日子。她都是在前一天为我准备好吃的穿的,第二天凌晨三点起床,拂 晓时搭车,十点钟到达M村,再步行三十里,下午到达GG农场。只为了撑死了总共二十分 钟的见面。见面在一间很大的筒形的房子里,中间隔一排长长的矮桌,一边是探望者,一边 是我们。见了面,说不了几句话,她便把我的破的脏的衣服拿走,再步行三十里,赶班车, 夜里回到家。逢到刮风下雨和冰天雪地的日子,看着这可怜的女人默默走去的背影,我不可 能再有别的想法。我心里只有一句话:放心吧,我为你活着!一个人为另一个人活着,有时 也很充实。

老太太把他兄弟姐妹都从别的地方叫来,迅胡适先生杀一只鸡。村里有点消息就像阵风霎时吹遍,迅胡适先生 男女老少,抱孩子,拄拐杖全来看我这个“没过门的媳妇自己找上门来”。这里方圆百里, 大概还没有过北京来的女大学生呢。大家因着我看呀,笑呀,问话呀,这时我已经觉得自已 是他家的人了。当晚,他母亲几乎搂了我一夜,喋喋不休讲了他小时候所有的事,在母亲嘴 里,孩子任何一个细节都裹着浓厚的情感……不知不觉,他这样的“反革命”我不信了。转 天告别时,他母亲送给我一小袋子花生。我提着这袋子回上海,没停,马上返回北京,去找 他。当我把这一小土布袋花生放在他面前,他多么聪明,什么都猜着了。他哭了,觉得对不 起把他拉扯成人的苦命的老母亲。他从来没有这样让人可怜。老太太两只瘦长的手伸上来,逝世55周直抖呀,逝世55周把我从头一直摸到脚。心疼我呵!她五个孩子中 只有他一个出息了,还到北京那么个大城市上大学,工作……但她哪里知道儿子成了反革命? 我当然不敢讲,只说他忙,托我回来看创。

最近更新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陈静健美网??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