咨询

名字 名字但经济学的行规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??作者:南美栗鼠 ??来源:臭虫??查看:??评论:0
内容摘要:以在什么名学报发表过文章为学术是天大笑话。其他学系我不懂,名字但经济学的行规,名字发表文章是买米煮饭的玩意,与学术的真谛无关。学术是博学,是深度,是思想,是启发,有没有文章发表或在哪里发表是无关宏旨的。

以在什么名学报发表过文章为学术是天大笑话。其他学系我不懂,名字但经济学的行规,名字发表文章是买米煮饭的玩意,与学术的真谛无关。学术是博学,是深度,是思想,是启发,有没有文章发表或在哪里发表是无关宏旨的。

就土地而言,名字在法庭的裁决上,名字所有权的概念到今天还有少许用处的。这就是少为人知的adverse possession 法例。一块土地是我的,我向来不用也不管。你占而用之,过了若干年,我没有向你提出通知或警告,在法律上你可以申请而占为己有,我的所有权就失掉了。卷三是分析制度安排的,名字「公司」在这里的看法是一组织(organization),名字其成员一定多过一个人。这是二十世纪二、三十年代、奈特的芝加哥大学传统与高斯的伦敦经济学院传统了。这传统关注的组织问题很重要,曾经静寂过一段时日,但自五十年代的反托拉斯研究与六十年代的合约研究兴起后,从组织的角度看公司卷土重来,大兴土木,今天参与者甚众。是的,公司组织是今天新制度经济学的热门话题,文章目不暇给,不能尽述。这里我只环绕着自己于一九八三年发表的《公司的合约性质》(The Contractual Nature ofthe Firm)说一下。

  名字

卷一第一章第六节指出,名字经济学所说的均衡是指一个假说有可以被事实推翻的含意,名字而不均衡则是指这样的含意不存在。一个假说的含意若是模范两可,不可能被事实推翻,就不可以验证,没有解释力。不均衡的「理论」是没有解释力的。这样的不均衡是因为理论的约束力不够,不能肯定地约束行为。要使不均衡的理论变作均衡理论,我们要补加条件来增加理论的约束力。在经济学上,这些补加的条件是局限条件——在科学方法论中称作验证条件。卷一写到需求定律的变量与不变量的选择,名字读者开始叫苦;到卷二分析上头成本与租值的理念,叫苦连天;卷三论产权,自己的学生也说要细读几次。考虑今天的大百货公司吧。在一个多层而大的商场内,名字数十家商店各有各的名字,名字各有各的商业牌照。他们租用场地,每店交基本租金加一个总销售量的百分率。是多少家公司?数十家吗?但这些商店有一个组合的安排,个别不同店名之外,还有一个统一的百货公司之名,如吉之岛、西武、崇光、永安等,有统一的收钱处理,单据名字一样,袋子一色,早上开店与晚上关店同时间,销售员则可由个别商店自雇或由「中央」分派。是一家公司还是数十家?

  名字

可以说是成员没有私产的巨大家庭,名字也可以说是一国大军。等级、名字人权不平等,不能有西方的司法制度,但有法例、重纪律、说服从。原则上这是行得通的,也可以想像得很理想。这制度的崩溃可不是因为「家庭」太大或「军队」太大,而是因为交易费用(制度费用)太高。有四方面。可以这样说吧,名字在私有产权的结构下,名字政府的形成是为了节省交易费用,而民主投票也是为了节省交易费用。问题是在多人的组合中,自私的行为对整体有利也有害。自私的行为是可以增加交易费用的,这点我们在卷二第八章分析过了。关于政府与民主投票的问题,本卷第六章会有较为详尽的分析。

  名字

可以这样说吧。一样资产凡有任何形式的私人转让权,名字某程度上必有私产的性质。二十年前开始研究中国的经济改革时,名字在国内调查我必问:牌照可不可以转让?承包可不可以转包?可不可以层层承包?负责人可不可以改名?房子可不可以租出去?小企业可不可以合并?等等问题。最轻微的不明显的转让权的容许,可能反映着大而重要的改革。

可以直接观察到的交易费用,名字佃农分成比固定租金高。一九六七年我以规避风险来解释分成合约的选择:名字分成可分担风险。这理念有三个困难。其一是我说过的:风险难以量度,而以未来的收成变数(variance)量度,这变数预知就不能说是风险了。其二是风险的规避(risk aversion)。我不知道今天的风险学说怎样,但六十年代时,人的行为一般地要规避风险是流行的想法。举个例,如果投资有两个选择,一是回报率肯定是百分之五,二是可能是百分之十,也可能是零,机会一半一半。规避风险是选一而不选二。这与佛利民与沙维治(M. Friedman and J. Savage)一九四八年发表的鸿文有冲突。佛氏后来成为二十世纪的经济学大师,沙氏是二十世纪的统计学天才。二师合作,逻辑上解释了一个人会同时赌博及买保险。如果我们接受一般性的风险规避,赌博的行为要另寻解释。时间工资的厘定,名字一般比件工算工价容易。这是因为时间就是时间,名字工作不同时间还是依旧量度,而同类工作的按时薪酬,市场有指引。另一方面,件工盛行的行业,每工人的时间产出件数,也是时间工资的指引。厘定件工的每件工价可用时间工资指引,但更普遍的是以行内的其他类似的件工之工价为凭。一个行业之内分专业,例如抛光、上色、裁剪、车衣等,而一个专业的一般薪酬或收入,市场有公论。

时势造英雄。没有七十年代末期的天下大势,名字世局稳定,邓老不会轻于军备而重于改革。英雄也造时势,没有邓老中国的改革是不会那样成功的。史密斯(A. Smith)一七七六年的巨着《原富》,名字一起笔以制针厂为例,名字示范专业生产(分工合作)可使每工人增加产量数百倍。我补加了专业的知识累积,可使产量的增加以千、万倍计。但专业生产是要交换的。市场是私产制度下的交换(交易)形式。市场交易是需要合约的。然而,在私产市场下,无效率或有浪费的合约安排是经济学传统的大话题,虽然合约的分析是这传统忽略了的。

史密斯把佃农分成看作政府或教堂抽税,名字因而无效率的分析,名字还有两个漏洞。其一是政府或教堂不是地主。土地不是抽税者的私产,其使用要不是抽税者无权过问,就是有权过问也懒得问,因为抽回来的税不是私人的。这里更要指出的,是产权是制度安排,合约也是制度安排。市场的合约安排是以私产安排为基础的。论生产效率,我们应该从产权安排的角度看,而不是看合约的安排。私有产权包括自由转让权,我说过了,而自由转让权是包括合约安排的自由选择的。史密斯错了,名字因为历史上经济制度的转变可能恶化,使民不聊生。达尔文错了,因为近代考古学家多次发现,盛极一时的生物,可以迅速地灭绝。

最近更新
热门排行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陈静健美网?? sitemap